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以瞻對兩百余年的歷史為載體,將一個民風強悍、號稱鐵疙瘩的部落進行歷史鉤沉,展現了漢藏交匯之地藏民獨特的生存境況,并借此傳達對川屬藏族文化的現代反思。

作者:阿來 著
出版社:四川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2015-06-01
開本: 32開 頁數: 384頁
讀者評分:4分1條評論
排名:小說銷量榜 17
中 圖 價:¥31.3(8.7折) 定價:¥36.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本類五星書更多>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版權信息

  • ISBN:9787541140600
  • 條形碼:9787541140600 ; 978-7-5411-4060-0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本書特色

從雍正八年(1730)到光緒二十二年(1896),清朝政府七次用兵征討一個只有縣級建制的彈丸之地,而后西部軍閥、國民黨軍隊、西藏地方軍隊乃至英國等外部勢力,都以不同的方式介入這個地方,攪得風生水起——
  這就是瞻對。
  瞻對(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地處康巴。康巴人向來強悍,而瞻對人在康巴人中更以強悍著稱。當地人以此自豪:瞻對就是一塊鐵疙瘩!
  阿來積五年之力重磅新作,引爆大眾輿論關注,入選2014年度“中國好書”、“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亞洲周刊》2014年十大好書、中國圖書勢力榜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新浪中國好書榜、《中華讀書報》年度十佳圖書、鳳凰好書榜100本好書、深圳讀書月2014年度十大好書,朱維群稱贊:這實際上是政治教科書——
  這就是《瞻對》。從雍正八年(1730)到光緒二十二年(1896),清朝政府七次用兵征討一個只有縣級建制的彈丸之地,而后西部軍閥、國民黨軍隊、西藏地方軍隊乃至英國等外部勢力,都以不同的方式介入這個地方,攪得風生水起——
這就是瞻對。
瞻對(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地處康巴。康巴人向來強悍,而瞻對人在康巴人中更以強悍著稱。當地人以此自豪:瞻對就是一塊鐵疙瘩!
阿來積五年之力重磅新作,引爆大眾輿論關注,入選2014年度“中國好書”、“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亞洲周刊》2014年十大好書、中國圖書勢力榜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新浪中國好書榜、《中華讀書報》年度十佳圖書、鳳凰好書榜100本好書、深圳讀書月2014年度十大好書,朱維群稱贊:這實際上是政治教科書——
這就是《瞻對》。
本書以瞻對兩百余年的歷史為載體,將一個民風強悍、號稱鐵疙瘩的部落進行歷史鉤沉,講述了一段獨特而神秘的藏地傳奇,同時也展現了漢藏交匯之地藏民獨特的生存境況,并借此傳達了作者對川屬藏族文化的現代反思。
這是一段坎坷的民族融合史,一個傳奇部落的前世今生,是繼《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之后的藏地史詩。
你不是在閱讀歷史,而是在閱讀現實。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內容簡介

本書以瞻對兩百余年的歷史為載體, 將一個民風強悍、號稱鐵疙瘩的部落進行歷史鉤沉, 講述了一段獨特而神秘的藏地傳奇, 同時也展現了漢藏交匯之地藏民獨特的生存境況, 并借此傳達了作者對川屬藏族文化的現代反思。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目錄

**章



小事一件

瞻對,說從前

戰云初布

皇帝催兵

大軍出動

1746年的年關

一個插曲:藏兵

總督出關

欽差大臣來了

瞻對與西藏

勝利了



第二章

說說夾壩

瞻對善后

新亂已起,舊亂未了

金川戰事套著瞻對舊事

班滾現身,瞻對案結

閑話岳鐘琪



第三章

番酋洛布七力

導火線,還是一個低級軍官

羅總兵擅自收兵

成都將軍再次進剿

又是重復的老故事

民間傳說,迷亂的時空



第四章

在西藏的琦善

里塘,琦善大人遇到夾壩

誰是布魯曼

瞻對——鐵疙瘩

護法轉世的貢布郎加

布魯曼統一瞻對

十土司征瞻對

琦善總督親征瞻對

老故事再三重演



第五章

瞻對征服霍爾章谷

瞻對征服北方土司之戰

瞻對征服康巴*大土司

民間傳說中的多面布魯曼

繼續進行的老故事

里塘的“細菌戰”

不是每個藏人都心向拉薩

西藏出兵攻擊瞻對

藏軍剿滅瞻對英雄貢布郎加

所向披靡的“神兵”

一代梟雄的*后時刻

英雄故事余韻悠長

瞻對善后不善



第六章

新形勢下的族與國

清廷重視藏區問題,但晚了一點

川邊藏區土司制的前世今生

一次真正的農奴起義

清廷第五次用兵瞻對



第七章

養癰者貽患

清廷第六次用兵瞻對

鹿傳霖嘗試改土歸流

反對變革的成都將軍

進退失據,在瞻對,也在西藏

西藏問題國際化的開端



第八章

終于要革新了

皇廟也造反

巴塘死了鳳大人

趙爾豐來了

新政,不只在川邊

川邊改土歸流

鐵疙瘩的融化



第九章

民國來了

影響至今的西姆拉會議

“五族共和”口號下的邊局糜爛

民初的瞻化縣

大金白利再起戰端

唐柯三,久候不至的調處大員

大白之戰中的瞻化



第十章

調處失敗,特派員遇兵變

還是靠實力說話

諾那活佛的傳奇

大白之戰后的瞻化


展開全部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相關資料

阿來:民族主義的鐵疙瘩

《 中華讀書報 》( 2013年09月18日 17 版)



阿來,藏族,1959年生于四川省馬爾康縣,第五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四川省作協主席。



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和林麗君(Sylvia Lin)合譯阿來小說《格薩爾王》(The Song of King Gesar)之英文版將由英商坎農蓋特出版社于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七日出版。
莫言、阿來、蘇童和劉震云組成了騰訊文學大師顧問團,正在美國參加愛荷華國際寫作營的阿來專程趕回,將作品《塵埃飛揚》和《格薩爾王》等授權騰訊。


此前,8月號的《人民文學》雜志發表了阿來的新作《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以下簡稱《瞻對》)。《瞻對》再現了始于雍正八年、長達兩百年的瞻對之戰。新作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但阿來一貫詩意的語言里充滿了嘲諷的意味。


寫完《瞻對》后,阿來到了云南、甘肅一帶的藏區。他常常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山上攝影、勘查,或者什么都不做,一個人靜靜地看云。


他不覺得孤獨。


我問他,為什么會有這么氣定神閑的自信?阿來說,不完全是自信,是堅韌。


9月12日,阿來接受了讀書報記者的專訪。


網絡文學要尊重文學


讀書報:*早是什么時候與電腦接觸?怎么評價互聯網?


阿來:應該是*早接觸電腦的一批作家,那時候還用286。互聯網過去叫因特網,甚至還叫信息高速公路,以前我就買過信息化生存的書發給員工。我聽說過夫妻兩人半夜不上床,背對背玩電腦上網,這是網絡出現后很恐怖的現象,但更重要的是互聯網也帶來了文化生態的很多變化,尤其是話語權。


我們剛開始寫作時,投稿寄信,主編們聲明:三個月不回信,稿子就是被我們“槍斃”了,不要等答復了。那個時候《人民日報》等大報紙,都會有一個小欄目,刊登重要雜志的目錄,里面可以查是否有自己的名字。


現在人們可以公平發表在網絡上,這樣的狀態帶來了便利,但同時容易使人們降低標準、放棄標準,這兩者是可能的,我們不要因為這樣而降低自己的標準。這也是我的期望,我希望文學的高標準沒有消失,仍然存在,被追求和看重。


讀書報:現在文學與市場結合得越來越緊密,您怎么看?


阿來:我做出版會考慮市場要素,充分挖掘市場潛力,寫作時和市場是隔離的,寫作就是充分表達我對于這個世界的感受和看法。完全讓自己的作品去迎合市場很難,但我對文化轉化為財富很感興趣。文學給我的回報已經大大超出我的期待。一是來自金錢,更重要的是,通過這個途徑,找到了和世界對話的方式。


鐵疙瘩咋融化


讀書報:《瞻對》的創作,您做了大量考證,但有些東西*終仍然得不出確定的結論。所以我覺得您在某種程度上只是一種呈現,將史實和民間傳說一并呈現出來。這樣的創作過程順暢嗎?


阿來:我為什么寫作?其實是希望自己在面對社會歷史問題時能夠有所解答。做調查、研究理論問題、包括寫作,都是為了梳理對于歷史的認知。如果寫作沒有解決我對社會歷史的某種疑問,那么對我來說就沒有意義。


《瞻對》也是如此。這些年來,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可少數民族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時候,也是對國家大一統的挑戰。這個問題,是現在有還是過去就有值得我們研究。過去有的話,民間是怎么對待的,官方又是怎么對待的?寫歷史,實際上是想回答今天的問題。很多時候對于中國的問題解答過于宏觀,而文學是從微觀的角度出發。對于瞻對,當地人也自詡為“鐵疙瘩”,但是用了兩百年時間,鐵疙瘩也終于融化了。


讀書報:近幾年的寫作,從《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等題材看,您一直在現實和歷史之間往返穿梭。


阿來:基本上是寫一部歷史題材再寫一部現實題材,不是我在尋找題材,而是線索之間的牽連,會帶出來新的題材。《塵埃落定》寫的是上世紀前50年,《空山》從上世紀50年代寫起,寫完之后,覺得更遙遠的歷史和現實一定有某種關聯,就寫了《格薩爾王》。《瞻對》寫的是歷史,其實是在關注今天少數民族特別是藏區不安定的現實問題。現實和歷史總是有關聯的。寫每本書,我都首先要回答自己的問題,解決自己的困惑。如果讀者愿意閱讀,我也很高興分享。


坐汽車的人和騎馬的人


讀書報:您*早起意寫《瞻對》,是計劃寫小說,為什么變成非虛構了?


阿來:當年寫《格薩爾王》,我到處搜集口傳史料,不止是格薩爾,我對其他很多地方感興趣,后來確定從瞻對切入。清代檔案齊全,包括史書、官方材料和口傳材料。清代六次用兵瞻對,我從幾十本材料中梳理,互相補充,盡量還原歷史。當我掌握了那么多材料,我發現用不著虛構,只需要找到思路串聯起這些素材就成立了。過于真實的東西,虛構反而顯得蒼白虛假。


讀書報:那么非虛構處理起來是否更容易些?


阿來:光是找材料就不容易。地方性的材料不是正式出版物,圖書館不會有。每去一處,我都會找來地方縣志。即使是書面材料,官樣文章也會說假話,還有一些親歷者事后的記敘,都需要對比分析。當事者角度不同,記錄完全不同。從《塵埃落定》開始我就長期關注、研究地方史,但凡跟漢藏有關的,尤其是微觀的地方史,我都很留心,日積月累,在搜集材料上也有了一些心得,不那么盲目。如果從來不用心,突發奇想要寫一部歷史題材的作品,可能更麻煩。


讀書報:從雍正寫起,梳理兩百年的瞻對之戰,您不斷地發現老故事中重復出現的新問題。那么取舍標準是什么?


阿來:大的歷史脈絡和故事建構都在,對照著根據*合理的說法整理史實,用我的思想串聯起來。不一定是文學需要這么做,歷史也是這樣。一梳理我發現都是老故事,不同的是故事的角色在變化。這次是雍正,下次乾隆,處理事情的方法、動機和模式都是一樣的,而且我們還會看到,今天這種模式在對立的雙方之間仍在繼續,今天坐汽車的人和當年騎馬的人思路是一樣的;今天電子郵件傳輸的內容,和騎著快馬傳遞匯報的材料是一樣的。


探訪歷史發生地


讀書報:一個人的書寫能起多大作用?這樣的寫作是否也很冒險———離開讀者已經熟悉的敘事手法,不見得完全被接受。


阿來:想到作用的時候,我們往往會給自己找借口逃避寫作。我自己要解決的是面對強烈的現實刺激時的反思和梳理。


面對發生的那么多的事情,文學書寫怎么能夠假裝歌舞升平?面臨這樣的現實,市場完全不重要。


讀書報:探訪歷史發生地是很辛苦的,是怎樣的動力使您完成這部作品?在尋訪的過程中是否也有些喜出望外的發現?


阿來:這個時間太漫長,不可能總是處于興奮的狀態,當然得到新材料,聽到新說法,有些新領悟是很興奮的。光緒年間丁寶楨就任四川總督后,充分注意到不論是噶廈政府直轄的西藏,還是川屬土司地面,無論地理還是文化,都是一個聯系緊密的整體。西藏面臨危機,四川也不得安定,為消弭沖突,丁寶楨派員會同各土司勘定邊界,立碑標記。到底有沒有此事,我一直懷有疑問,尋訪過何處有無當年標出各土司邊界的石碑或碑文,都沒找到答案。


今年我去新龍訪瞻對舊事時路過甘孜縣,即當年的霍爾五土司地面,縣里領導請我吃飯,并請了地方志辦公室主任和文化局長作陪。飯間自然聊起土司時代舊事。文化局長說,前些年他們局新修宿舍,在院中挖出石碑,準備把拓片送到四川大學鑒定。就在縣文化局一個單元門樓梯拐角下,那石碑橫著靠在墻邊。我吹了吹灰,趴在地上一看,上面碑文清晰可見,正是當年丁寶楨主政四川時,勘定各土司邊界時所立界碑。聽他們說,是50年代縣文化館的人在新龍與甘孜交界處的山梁上發現了碑,移到山下,存放在文化館。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把石碑無字的一面刻上毛主席語錄,立在院中,后來荒草蔓生,人事更迭,這石碑再無人過問。前些年修建樓房,才又重見天日。因此知道,丁寶楨任內勘定各土司邊界,以防紛爭不是虛文。


讀書報:尋訪是通過什么渠道?


阿來:訪問百姓。太依賴官方也有問題,百姓和官方有距離。如果完全通過官方的渠道,調查得來真話的幾率少一些,所以有時候需要刻意規避官方關照,找民間的朋友,是為了聽到更多的聲音。


讀書報:聽說在尋訪的過程中,您從僧人手里拿到了很珍貴的資料,這些資料在書中有多少引用?


阿來:經過打聽,我從僧人手里拿到一些材料,自己掏錢請藏文好的人翻譯,發現一份材料沒有開頭,就問怎么從半中腰開始?回答說這些書經常拿出來曬,前面的被羊吃了。


掌握盡可能多的材料,互相之間可以有參照,會發現藏文材料是感情傾向的,不同的記錄情感立場都不同。


我說歷史就是這樣


讀書報:《瞻對》完成后有何反饋?


阿來:一些藏族人看了很憤怒,問:瞻對怎么被你寫成這樣?我說歷史就是這樣。祖先的口傳是虛構,文學虛構可以,歷史不可以虛構。市場化是希望一本書討所有人的好,但是文學從古到今不是這樣,很多作家是不討好的。我也沒有想要與天下人為敵,如果書寫的內容決定必須這么寫,我也顧不得其他了。


讀書報:您覺得現在的寫作,是一種怎樣的狀態?是越寫越好嗎?


阿來:不是越寫越好,是寫作帶著我從歷史到現實有了越來越深廣的聯系,這是我希望寫作把我帶入的一個境界,我達到了。對歷史的認知和現實的接觸,從一點上越來越開闊,越來越深入。寫作是我深入世界的路徑,我用自己的方式把世界打開了,這樣的人生有意義,我才成為作家,不然我可能是小山村里放羊的,*多是“*美鄉村教師”之一。


讀書報:您的寫作特別自如。這種狀態也不是一開始就有吧?


阿來:我在30歲那年出版了兩部作品:小說集被納入到“21世紀文學之星叢書”(作家出版社),另一個是四川出版社出版我的詩集,應該很高興,但是拿到這兩本書我突然覺得空虛,我看到的文壇現象是,大部分寫作者是在寫作而已,如果我也這樣,從此后也走上這樣一條寫作之路,吭哧吭哧寫一本,再寫一本,有多大意義?我記薩特說過,他也想舒舒服服寫一本書,但是,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法國和英國發布命令總動員。這使他的寫作和國家的宏大前程有了關聯。


80年代末一些重大事件的發生,使我突然意識到,這個國家跟你有關。我對寫作產生了巨大的困惑,有三四年時間再也沒有寫作,這樣寫下去怎么行?我問自己:這么寫作有意思嗎?怎么解決這個問題?一是讀書,二是旅行。我在老家徒步旅行,接觸民間生活。我常常想說,我們愛國家、愛土地,那么國家和你的關系怎么建立你要尋找,要感受,要體現,不是隨便空口說一句就有。我旅行就是尋找這種聯系。困惑了三四年,寫出了《塵埃落定》。我曾經想過,如果寫作還是原來的狀態,我就不再寫作,做一個很好的讀者也不錯,世界上可做的事情很多。


讀書報:但是《塵埃落定》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這是否堅定了您在寫作上的信心?


阿來:此后的七八年我又沒寫,我辦雜志去了。獲茅獎后《時代周刊》的記者來拍照,看到我在書市上忙著布展推銷新雜志,說看上去在新雜志比得茅獎更重要。我說那是當然。《塵埃落定》出版后很多人來找我想要下一步作品,我說寫作沒那么要緊。差不多十年后,我才寫了《遙遠的溫泉》,再往下是《空山》。


讀書報:您當年做《科幻世界》雜志的時候,科幻小說好像沒有被充分認識。



阿來:那個時候主流文學界對類型小說有偏見,類型小說也只有武俠和言情。我們還缺乏原創性的科學思想,缺少宏大想像的人,大部分寫科幻小說的人,還是在網絡里頭談戀愛,到了外星還是談戀愛。今天看來很多好的文學是類型小說,《紅樓夢》是言情小說,《聊齋志異》是鬼故事,但是好的類型文學一定是超越類型的。(欄目主持/采寫:舒晉瑜)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作者簡介

阿來(1959年-),男,藏族,出生于四川阿壩藏區的馬爾康縣。畢業于馬爾康師范學院,曾任成都《科幻世界》雜志主編、總編及社長。1982年開始詩歌創作,80年代中后期轉向小說創作。2000年,其第一部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獲第5屆茅盾文學獎,為該獎項有史以來最年輕得獎者(41歲)及首位得獎藏族作家。2009年3月,當選為四川省作協主席。其主要作品有詩集《梭磨河》,小說集《舊年的血跡》《月光下的銀匠》,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散文《大地的階梯》等。

商品評論(1條)
  • 主題: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瞻對:終于融化的鐵疙瘩 內容不錯質量也好

    2019/12/2 17:19:28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超级大乐透彩票骗局 微乐辽宁海城麻将 双人 深海捕鱼大师 201年最最赚钱的手游 qq捕鱼大亨免费外挂 psv山脊赛车 快速赚钱 易彩堂怎样赚钱 dnf在哪赚钱多 河北家乡棋牌麻将技巧 类似生活咖的赚钱软件 电玩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快手粉丝多了很赚钱吗 haha小视频赚钱靠谱吗 亚太88彩安卓 现在的社会学点什么好赚钱 航海之路赚钱 大圣捕鱼最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