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豆瓣8.5分,勞倫斯爭議最大的小說,因其性描寫長期遭禁;解禁后成為20世紀經典名著,受到全世界讀者的喜愛,暢銷至今。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2017-07-01
開本: 32開 頁數: 424頁
讀者評分:5分3條評論
排名:小說銷量榜 5
中 圖 價:¥22.6(5.0折) 定價:¥45.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版權信息

  • ISBN:9787559403926
  • 條形碼:9787559403926 ; 978-7-5594-0392-6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本書特色

英國“當代文化研究中心”創始人Richard Hoggart說:“如果這樣的書,我們都要當成淫穢物來讀,那就說明我們才叫骯臟,我們玷辱的不是勞倫斯,而是我們自己。”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因其性描寫長期遭禁,它在美國的出版歷程,被譽為“一場性運動革命”。解禁后,成為20世紀經典名著,受到全世界讀者的喜愛,暢銷至今。

張佳瑋首次翻譯外國文學作品,以全新的視角、語言和審美,打造適合當下閱讀的全新譯本,致敬30年前饒述一版《查特萊夫人的情人》,開啟《查》在中國的新閱讀時代!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這部小說,若要一言以蔽之,并不難:年輕的康妮因為貴族丈夫克利福德癱瘓陽痿,于是與丈夫的獵場看守成了情人,同居,圖謀提出離婚。僅此而已。

許多讀者,是沖著“禁書”字樣來的。著名的性愛場景,奔放的肉欲,偷情的妻子——聽起來很刺激。這大概也是同時代英國人的觀感。

但勞倫斯的野心,不止于此。他要寫的,是工業時代正在被機器屠滅的自然、感官與欲望,是機械文明壓制下一個女性從肉欲到精神的覺醒,是人類內心本能與現代文明的對抗,與斷然的決裂。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內容簡介

D.H.勞倫斯著的《查特萊夫人的情人》講述:面對半身不遂、對性愛不屑一顧的丈夫,敏感熱情的查特萊夫人感到迷惘而不滿。形而上的虛假愛情并非她想要,她想追求的是真誠、身心相契的感情。日日生活在莊園中,終于,查特萊夫人遇見了守林人梅勒斯,就此展開一段禁忌的、階級不對稱的不倫之戀……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目錄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譯后記
展開全部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節選

**章
  我們的時代根本悲慘不堪,所以我們拒絕傷慘度日。大災難席卷而過,我們處身廢墟中,開始建起些微小的棲居地,培育些微小的新希望。這工作頗為艱難:當下并無通向未來的坦途;但是我們迂回前進,翻越障礙。我們得活下去,無論多少人的世界已經天塌地陷。
  多多少少,這便是康斯坦斯?查特萊的處境了。戰爭摧毀了她的生活。于是她意識到,人真得活到老學到老。
  1917年她嫁給了克利福德?查特萊,就趁著他回英國的一個月假期。他們共度了一個月的蜜月,克利福德回到一戰的弗蘭德斯前線,六個月后,再被支離破碎地運返回英國來:康斯坦斯,他的妻子,時年23歲,而他29歲。
  他對生命的執著堪稱奇跡。他沒有死,支離破碎的身體還看似復原了。整整兩年時間,他命懸醫生之手,后來被宣布痊愈了,活過來了。只是腰部以下的半身,就此癱瘓。
  1920年,克利福德和康斯坦斯回到他的世代老家拉格比去。他的父親已經過世,克利福德襲了爵位,成了克利福德男爵,康斯坦斯成了查特萊男爵夫人。他們回歸到頗為凄涼的查特萊老家,執掌門戶,過起了婚后生活,收入不太充裕。克利福德有個姐姐,然而已經搬出去了,此外并無熟絡的親友。他的長兄在一戰中陣亡。克利福德自己永世殘疾了,也確知已不可能再有孩子,回到煙霧沉沉的中部地區的家里來,也就是盡盡人事,維系查特萊家的香火。
  他并不因此頹廢。他可以坐在輪椅里,推著自己行走,他還有個裝了發動機的自動輪椅,可以載著自己,慢慢地繞過花園,到他引以為豪但又假裝不在乎的獵園中去:那美麗又凄清的獵園。
  受過那么多罪后,那些苦痛某種程度上似乎都離他而去了。他還是帶著好奇、活潑、愉快,差不多可說是快活的神情,紅潤的臉孔看上去還健康,灰藍的眼睛撩人而閃亮。他的肩膀寬而結實,雙手有力。他衣著奢華,戴著邦德街買來的帥氣領帶。然而,從他的臉上,你依然看得見一點兒殘疾者的呆滯與空虛。
  他曾經如此生死一線,所以劫后所余的殘生,對他異常珍貴。他眼神中的焦慮光芒,流露出他死里逃生的自豪。但他傷得過于嚴重,體內有些什么已經死滅了,有些感情已經消失。剩下的只有麻木的空白。
  他的妻子康斯坦斯,健壯,仿佛鄉下姑娘,褐色軟發,身體結實,舉止緩慢,精力旺盛非凡。她有一對大大的、好奇的眼睛,聲音溫柔,像是剛離開鄉村。
  其實壓根兒不是。她的父親老馬爾科姆?里德爵士,曾是著名的皇家藝術學會會員;她的母親在拉斐爾前派流行的歲月,曾是個有教養的費邊社社員。身處藝術家與有文化的社會主義者之間,康斯坦斯和她的姐姐希爾達,受了可稱為美育的非傳統的教育。她們被父母帶去巴黎、羅馬與佛羅倫薩,呼吸藝術的空氣;她們也被帶去過海牙、柏林,參加社會主義的大會,聽演講人使用每種文明語言,面無愧色。
  如此這般,姐妹倆度過了一段飽含藝術與理想政治的童年。那是她倆生活的天然氛圍。她們既國際化又不失鄉土本色,這種鄉土氣的國際化藝術氣質,與純粹的社會理想并行不悖。
  康斯坦斯15歲時,姐妹倆被送去德國德累斯頓,學習音樂等科目。她們在那里過得挺愉快。她們自由地在學生中間生活,她們和男人們爭論著哲學、社會學和藝術問題。巾幗不讓須眉,甚至因為是女孩子,所以更顯出色。她們徜徉林間,與背著吉他的健美青年為伴,弦樂鳴動。她們歌唱,她們自由。自由!偉大的詞匯!她們在曠野,在清晨的森林,與精力充沛、歌喉卓絕的年輕男伴,為所欲為,以及*重要的:暢所欲言。談話是*重要的,尤其那令人動情的言談交流;愛情,不過是件次要的陪襯品。
  希爾達和康斯坦斯都在18歲時初嘗愛情。那些青年們與她們熱情交談、為她們歡悅歌唱、與她們在林中自由野宿后,自然都想更進一步。她們躊躇過,但是她們暢談過了男歡女愛的問題,這事顯得如此要緊,況且,男生們又如此謙卑與懇切。那么,為什么一個女孩子就不能享受女王待遇,慷慨地賜點兒恩惠呢?
  于是她們將自己賜出去了,賜給平時各自辯論問題*通透、*親密的男人。辯論探討很是風雅,戀愛和性交則只是一種原始的本能,事后還多少讓人失望。事后,姑娘們對伴侶的愛情冷淡了,簡直有點憎恨他們,仿佛男人侵犯了她們的秘密和內心自由。當然了,一個女孩所有的尊嚴和生命的意義,都在于獲得絕對、完美、純粹、高貴的自由。若一個少女的生活不能擺脫老式的、污穢的兩性關系,不能擺脫可恥的從屬狀態,還有什么意義呢?
  無論人怎樣感情用事,性愛這東西,都屬于*古老、*污穢的結合和從屬狀態。歌頌性愛的詩人們,大都是男性。女人們一向知道,世上有比性愛更好、更高貴的東西。如今,她們知道得更明確了。一個女人美麗純潔的自由,比任何性愛關系都美妙。唯一不幸的是:男人們對于這點的看法太落后了,他們在性愛的事上格外堅持,像狗似的。
  于是女人不得不讓步,因為男人就像是貪饞的孩子。女人必須為男人所欲求的讓步,供其所需,否則男人便會變得惱人、暴躁起來,像個孩子,糟蹋一段好感情。但一個女人可以表面順從男人,卻不在她內在自由的自我上退讓。那些談性說愛的詩人和其他論說家,似乎沒考慮過這點。一個女人可以跟一個男人歡愛,同時并不任他支配。當然,她還可以利用這性愛,支配男人。她只需要在性愛時忍耐,讓男人先逞了威風,她便可以接管戰場,延長交歡,把男人當作工具,去滿足她自己的高潮。
  一戰爆發時,姐妹倆都有了各自的初次性愛經驗,匆忙趕回家去。她倆的戀愛對象,都曾對她倆熱切追求、親切談心。她們此前從未意識到:與真正的聰明男人,一小時又一小時,一天又一天地熱情交談,這是何等驚人、深刻又不可思議的美妙。從未有人對她們說過天國的諾言:“您將有可以談話的男人。”卻在她們明白其意義之前,已經成真了。
  經過這些生動、直白又親密的討論,性愛多少變得水到渠成了,那就做吧。性愛標志著一個章節的結束,它本身也令人戰栗:那是肉體深處一種奇特的、美妙的震顫,一種自我決定的痙攣。就像激奮的文章收尾詞,用以意味著段落終結的一排星,一個主題終止。
  她們于1913年暑假回家時,希爾達20歲,康妮18歲。她們的父親明白無誤地看出她們有過性愛體驗了。一如有句法語說的,“愛已經做過了”。他自己是個過來人,便讓生活順其自然。至于她們的母親,那時正焦慮地度過生命中*后幾個月,只希望她的女兒們能夠“自由”,能夠“成就自我”,雖然她自己從沒有成就過什么:命運沒給她機會。天曉得為什么,她本來有自己的收入,有自己的生活。她將此歸咎于丈夫。但事實上,她不能解決的,是她自己心靈中的某些老觀念與桎梏,那和馬爾科姆爵士無關:他只任她緊張又亢奮的妻子自說自話,自管自過日子。
  于是姐妹倆“自由”了。她們回到德累斯頓,回到她們的音樂、大學和年輕男生們中間去。她們各自愛著她們的男伴,她們的男伴也以全副熱情愛著她們。所有青年男子所能想出、說出、寫出的美妙字句,他們都獻給這兩個姑娘了。康妮的情人好音樂,希爾達的情人懂科技。但他們都只為這二位姑娘活著,至少在精神上如此。肉體方面,他們有點討人厭,但是他們自己并不知道。
  很明顯:他們經歷的性愛,在兩對男女的身體上引發了奇異、微妙又顯而易見的變化。女人變得更明麗,更有微妙的圓潤感,少女時代的棱角軟化了,面上的神色或是渴望,或是勝利;男人沉靜多了,更內斂了,肩與臀也不再剛硬,而顯得沉穩。
  在性愛的快感中,姐妹倆幾乎屈服于奇特的男性力量。但很快,她們自拔而出,將性快感看作一種感覺,于是得以保持自在。
  至于她們的男伴,因為感激她們所賜予的性經驗,便將靈魂交托給她們。但是不久,他們似乎覺得得不償失。康妮的情人開始有點壞脾氣,希爾達的那位則說些風涼話。男人們就是這樣!忘恩負義,永不滿足。你不要他們的時候,他們憎恨你,因為你不要他們;你要他們的時候,他們還是憎恨你,為點別的理由,或者毫無理由。反正他們是不知足的孩子,無論得到什么,無論女人如何盡力,男人都不會滿意。
  然而**次世界大戰來了。希爾達和康妮,繼5月回家那次后,又匆匆返鄉,奔赴母親的葬禮。她們的兩個德國情人,都在1914年圣誕節前死掉了,讓姐妹倆飲泣一場,情熱于中,但內心深處卻將他們就此忘了。他們不復存在了。
  她們都住在肯辛頓她們父親的房子里——實際上產權歸她們的母親。她們與劍橋大學某個團體的學生往來,看他們擁護“自由”,穿著法蘭絨褲,法蘭絨襯衣在脖子處開領,宣揚無政府主義,說話聲音仿佛囁嚅又仿佛耳語,儀態靈敏。希爾達忽然和一個大她十歲的男人結了婚:此人是該劍橋學生團體的一個老成員,甚是殷富,且在政府里有個好職位,也寫點哲學論文。她與他在西敏寺區的一所小屋里同居,交往的都是政府人物:那些人雖非頂尖,但都是,或即將是,國內有權威的知識分子,說起話來都頭頭是道,至少表面如此。
  康妮做了份輕省的戰時工作,與那些穿法蘭絨褲、絕不妥協、嘲弄一切的劍橋學生常在一處。她的朋友是克利福德?查特萊,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他原在德國波恩研究煤礦技術,剛剛匆忙歸國。他先前在劍橋大學待過兩年,當下是個陸軍中尉,穿著軍服,更可以名正言順目空一切。
  論社會地位,克利福德?查特萊比康妮要高。康妮屬于小康的知識階級,他卻是貴族成員。雖非高門大戶,但總算是貴族。他的父親是男爵,母親是一個子爵的女兒。
  雖然克利福德比康妮出身更高,交涉更廣,卻比康妮顯得更小氣,更膽怯。身處狹窄的“上流社會”,即是說,地主貴族群里,他便自在些;去到充滿中產階級、民眾和外國人的大社會里,他便羞怯緊張。直說吧,他有點害怕中下層階級的大眾,以及與他不同階級的外國人。他明明挺有保障,卻總有種自覺麻木的自我保護意識,挺奇怪,但在我們這時代就有這等怪事。
  因此,康斯坦斯?里德的從容溫柔令他迷醉。在那混沌雜亂的世界里,她的自持,比他要沉穩多了。
  然而他也算個叛逆者,甚至叛逆了他自己的階級。或者,也許,叛逆這詞過于言重了。他只是跟著普羅青年,一起憤世嫉俗、反抗權威罷了。父輩們都可笑,他自己的頑固老爹尤其如此。一切政府都滑稽,我們那走一步看一步的英國投機政府,特別滑稽。軍隊滑稽,老頭子將軍也是,那紅臉的陸軍部長基欽納將軍,簡直滑稽得登峰造極。甚至戰爭也是可笑的,雖則戰爭里要死相當不少的人。
  事實上,一切都有點可笑,或十分滑稽:一切有權威的東西,無論是在軍隊、政府還是大學,都滑稽到了極點。至于那些故作統治狀的統治階級,也可笑。而喬弗里男爵,克利福德的父親,尤其可笑:砍伐著自家的樹木,把煤礦場里的礦工當茅草送上戰場,他自己在后方安全地愛國;為了愛國,花錢花到入不敷出。
  當查特萊小姐——名叫艾瑪,克利福德的姐姐——從中部地區到倫敦去擔當護士工作時,她私下里鄙薄著喬弗里男爵和他剛愎的愛國主義。男爵的長子兼繼承人赫伯特,則公然嘲笑父親,雖然屬于他的樹木都被砍下填壕溝去了。克利福德只就此不安地輕笑了一下。一切都可笑,事實如此;但這可笑若離自己太近,以至于自己都變滑稽了呢?至少其他階級的人們,比如康妮,是挺認真的;他們有信仰。他們對于軍隊,對于征兵的威脅,對于兒童缺砂糖、缺糖果這些問題,很是認真。這些事情,當然都是當局可笑的錯誤。但是克利福德并不上心,對他而言,當局本身就是可笑的,倒不是因為糖果和軍隊。
  大概當局者自己也覺得滑稽,于是也抽了一陣子風,局勢混亂了一段時間,直至前線問題大了,勞合?喬治出來救場。這已經超越可笑了,于是目空一切的青年們再也笑不出來了。
  1916年,克利福德的長兄赫伯特去世了,于是克利福德成了繼承人。他甚至連這個都怕了起來。
  身為喬弗里爵爺的兒子、拉格比世家的一員,這身份何等重大,他一直明白,他永遠無法逃避他的命運。然而,他也知道:在這廣闊沸騰的外界眼中,這也很可笑。現在他是繼承人,得為拉格比世家負責,這事聽來豈不是很可怕嗎?聽來堂皇,同時,還有些荒唐?
  喬弗里爵爺并不以為此事有荒唐之處。他臉色蒼白,神情緊張地執拗著,想拯救他的祖國、改善他的處境,不管在位的是勞合?喬治還是誰。他如此隔絕,如此閉塞,連博頓利這樣臭名昭著的股票推銷人,他都覺得還不錯。喬弗里爵爺擁護英格蘭和勞合?喬治,正如他的祖先們擁護英格蘭和圣喬治;而且,他永遠搞不懂這其中的區別。于是喬弗里爵爺繼續砍他的樹,擁護英格蘭和勞合?喬治。
  然后呢,他要克利福德結婚,好弄個繼承人出來。克利福德覺得他父親不合時宜,已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但是他自己,又比父親新穎多少呢?也不過就是能嘲弄一切,再用更極端的自嘲態度對待自己罷了。無論是否真心愿意,克利福德帶著*后一點兒嚴肅勁頭,承了爵位,接掌拉格比的家業。
  一戰初期的巨大狂熱消失了,死滅了。太多的死者,太多的恐懼。男人需要支持與撫慰,男人需要一個鐵錨,好停泊在安全的港灣。男人還需要個老婆呢。
  查特萊兄妹三人,以往離群索居,孤僻得令人詫異,他們認識人多,卻孤獨封閉在拉格比。他們都覺得孤獨,因此更加親密:雖然他們有爵位和土地,或者可能就因為這個緣故,會感到時時自危。他們和生于斯長于斯的中部地區的工業區全然隔絕;他們甚至被父親隔絕了與同階級的人的往來:他們那古怪、固執、天生不愛說話的父親,那被他們嘲笑,但又很在意的父親。
  兄妹三人先前說過,要永世住在一起。但這會兒,赫伯特死了,喬弗里男爵要克利福德結婚。他很少正式提起,他說話很少,但他靜默沉郁的堅持,讓克利福德難以對抗。
  但是艾瑪對此事說了“不”!她年長克利福德十歲,她覺得克利福德的婚姻,會背叛他們姐弟當初的約定。
  然而克利福德還是娶了康妮,和她度了一個月蜜月。那是可怕的1917年,他倆親密得仿佛將沉的船上并肩而立的受難者。成婚時克利福德還是處男,性愛對他意義不大。除了性愛方面,他倆很是親愛。康妮還頗對這種超乎性欲、不追求男人“性滿足”的感情,感到過歡欣呢。克利福德也不像別的男人,只埋頭于自己的“性滿足”。不,親憐密愛比性愛更深刻,更帶個人感情。性愛簡直算一種意外,是附帶品,是種笨拙又執拗的感官作用,沒那么不可或缺。
  康妮倒愿意要孩子,好穩固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來對抗大姑子艾瑪。然而1918年到來不久,克利福德支離破碎地被送回家來,孩子當然沒指望了。喬弗里男爵于是死于憂郁。
  ……

查特萊夫人的情人 作者簡介

D.H.勞倫斯(David Helbert Lawrence,1885―1930),英國詩人、小說家、散文家,20世紀英國*獨特、*具爭議的作家之一。他一生創作了40余部作品,包括小說、詩歌、散文、游記等,其中《虹》和《戀愛中的女人》代表了其創作的*高成就。勞倫斯用詩意的筆觸描述了他全部的哲學觀念、社會夢想和對生命個體及兩性關系的深入探討,這些菩述享有藝術和思想上的永恒魅力。勞倫斯亦是20世紀*重要的中短篇小說作家之一,他的中短篇小說涉獵廣泛、描摹精細,取得了很高的藝術成就。

商品評論(3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超级大乐透彩票骗局 宝驾租车赚钱吗 快手段子靠什么赚钱 拉菲彩票网址 重庆潼南跑滴滴赚钱吗6 10000炮麒麟捕鱼游戏 开金属个体店的赚钱吗 1000炮金蟾捕鱼单机下载 欢乐麻将 三人麻将 问道3开赚钱攻略2015年 小捕鱼游戏机 钱咖每月赚钱上限 农村人赚钱 小城市人 打卡五星麻将怎么算牌 中国有哪些偏门赚钱方式 亿赢彩票网址 全民小视频赚钱还是好看视频赚钱